OPE体育ope体育是业内知名在线娱乐平台,这里有最火爆的游戏项目,最棒的游戏体验,最有安全公平的游戏模式,大家可以在这里找到许多欢乐。
当前位置:

求剑三npc的故事

作者: OPE体育|来源: http://www.ttail.net|栏目:OPE体育|    日期:2019-08-06

文章关键词:

OPE体育,天一教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曲云是当年名扬天下的七秀之一,正所谓“歌罢杨柳楼心月,舞低桃花扇底风”。迷倒当时无数名门子弟,少年才俊,但是曲云却早已将一颗芳心系到藏剑山庄二庄主,石中剑叶晖的身上。叶晖当时正值青春年少,意气风发,与曲云真正是郎才女貌,比翼双飞,羡煞多少旁人。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就在两人正在憧憬美好未来,一个神秘老人的到来打断了他们的美梦。

  老人不是别人,正是五毒教右长老艾黎与一个苗族中年妇女,长老艾黎告知曲云的真实身份,让两母女重聚,并说明教内混乱,五位圣使彼此毫不相让,都欲争夺教主之位,赫赫一时的五圣教此时已有分崩离析之象,危急之时,艾黎灵光一现,想到教主还有一个私生女,于是拿着魔刹罗预先写好的遗书来找到曲云,要她继任教主之位,光大五圣教。

  这个消息对曲云来说无疑于五雷轰顶,从小以孤儿身份长大的孩子突然得知自己是有母亲的,而且这个母亲还是江湖人士唯恐避之不及的五毒教教主,不但如此,还要让自己去接任这个教主。

  刚开始去曲云是坚决不愿意回去的,毕竟她和这里的一切都有了感情,更何况叶晖也在这边,她怎么舍得离开。无奈之下,艾黎只有将真相告诉叶晖。

  叶晖知道真相以后,受到的刺激并不比曲云少多少,叶晖从小接受儒家教育,是藏剑五侠中对正邪对立看的比较重的一位,所以在曲云来找自己商量之际竟然闭门不见。

  曲云对叶晖不肯见自己感到伤心欲绝,认为叶晖是介意自己的出身,一时间万念俱灰,觉得感情这种东西实在是远没有亲人可靠,自己最爱之人其实一点也不爱自己,一念之下,跟随艾黎长老回到苗疆,接任了五圣教教主之位。

  学习了五圣教至上心法的曲云外貌开始慢慢变化,由一个风情万种的妙龄女子竟然变成了一个小女孩般模样,这种变化就连五圣教三朝元老艾黎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只能猜想是五圣教和七秀坊这两种同为阴柔的内功心法在一起相冲的结果吧。

  曲云为叶晖所弃,失意之下,不在信任任何人,尤其是潇洒的少年男子,即使修炼五毒武学令她身形变小,也从未后悔。直到孙飞亮为她跳下万蛊血池,她眼见自幼爱护自己俊美形容的师弟在血池中皮开肉绽,面貌尽毁,全身筋肉膨胀,裂开,他的双目由清澈转为痛苦最终变为迷茫、狂热,但却始终没有离开她一刻,曲云便知道,她再也忘不了这一刻和这个人了,那个名为叶晖的男子从此已经从她脑中淡去,她发誓要花费一生的世间陪着这个打小敬她爱他的师弟,即使他再也无法感受到什么了。

  曲云与高绛婷同为七秀,年纪又相若,感情十分要好,曲云得知高绛婷遭遇之后,惊骇天下竟有如此残忍之人,发下五毒掌门令谕,要活捉康雪烛,令他遭受万毒残身之痛。

  曲云从小身世孤独,她接受魔刹罗便是她的母亲这个事实之后,同母亲见面的心情尤为迫切,五毒弟子出教,多同时负有寻找前教主的职责。

  经过了孙飞亮一事,曲云感到被天一教炼制成尸人的塔那人都是值得同情的苦命之人,他们变成这种样子,五圣教实在有难以推托的责任,但依照塔那人的心理,放任他们四处流落一定会成为祸患,曲云命五圣教弟子将塔那一族困于五毒潭中,冒着腹背受敌的危险,也不将他们铲除和赶走,曲云也同时命门下弟子加紧寻找救治尸人之法。五圣教弟子炼尸之法本是禁术,流落于外,五毒弟子也深感愧疚,他们大多非常赞同教主的做法。

  他曾是当年万花雅士,他雕的俊俏郎君能让女子梦萦十年,他随手刻的小玩意都被工画中人奉为圣物。

  “高绛婷无骨惊弦引,康雪烛素手着清颜”说的是两个惊才绝艳,并称当世的人物。

  中唐以来,歌舞琴棋,书画工笔的技艺之多之精,远远超越历代。宫廷之中有玄宗李隆基一手栽培的梨园子弟,有安禄山、杨玉环的胡旋疾舞;武林之中更有高士辈出,公孙一脉的剑舞,吴公道子的书画,掌上乾坤的雕镂,酒中仙人的诗句,件件皆是一时无两。但天宝以来,风华最著的却始终是他两人,江湖人称“无骨惊弦,素手清颜”。

  当年高绛婷双手天生软韧,柔若无骨,在箜篌演奏之技艺上傲视群芳,可与七秀坊公孙剑舞并称。而康雪烛一双妙手,一把小刀,手下雕塑,号称可令死物重生,石龙睁眼。

  康雪烛本是出身隐居东海之武学世家,他家学渊博,尤爱人物雕塑,三旬之前,其所雕之人,男女老弱皆是惟妙惟肖。他与妻子文秋伉俪情深,恩爱非常,不料文秋红颜薄命,竟然芳龄病逝,康雪烛用情之深,人所难及,经此一事竟至神智恍惚,竟然一病经年。待身体好转,心中苦痛却仍是半分不减,遂决意为妻子雕琢一举世无双之遗像。不料穷尽心思雕琢之作,竟然无法合乎其心意,只因在他心中,妻子无异世间最为美好温婉女子。他无法穷尽人像之美好,只是责怪自己技艺未精,于是离家远赴中原,修习技艺。

  康雪烛整日寻找美貌女子为其塑像,正所谓百尺竿头,难尽一步,一直未能成功,烦恶难忍之下,他终于想出一个法子: 他捕捉山中走兽,以利刃入之,逐个而解。刃入蹄腿肌理之时,他手上便感悟其筋肉质地;鲜血流出之际,他便观之色泽明淡;刃贴骨骼之时,他便察其体格壮弱,待有所感悟之后,再以刻刀雕之,果然大有进境。

  于是康雪烛另起一念,他别离深山,出入江南烟花之地,看到中意女子便设法掠去,与走兽一般逐个而解,细细研究,康雪烛闻听万花谷中人才鼎盛,遂投奔万花,待声名广播之后,行事更是方便,四处寻找各部位完美之人,携来谷中琢磨,以他家传武学,竟无人发现。如此数年,他所雕女子,已是神容并似,脚腿胸臀各种优异部位之骨骼皆已被他寻觅,现如今只唯有一双妙手尚无着落,只因康雪烛自认自己的妙手要比天下女子更加无缺无憾,想要找到更佳之手实在太过困难,几次欲引刀入之,又唯恐手上筋肉散尽,只余骨骼后无法再现绝世工艺,踌躇反侧,始终难决。

  因此待到康雪烛得见高绛婷引弦轻柔的无骨之手,慨叹上天果然不负他这般苦心。欣喜若狂之下,生怕天下再无此等机缘,于是当即引高绛婷入谷,以手中之刀生生废去高绛婷一双玉手!大功告成之后,飘然远去……….待众人发现之时,却见高绛婷被缚于床头,早已痛晕多时,双手筋肉已尽为利刃所下,鲜血淅沥滴下,众人尽皆骇异无比,霎时间惊叫之音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床旁却另立有一女子,正举步迎客,她白衣素裙,形容温婉,雍容含笑,在这样情景之下却是诡异无伦,细看竟是一具雕像,却半点也不似高绛婷。

  床旁遗有康雪烛手书,书到末页仍墨迹芳香,俨然是刚刚书就,“真水无香”四字赫然其上,缘来缘去,尽在书中。床旁所雕便是康雪烛亡妻文秋之貌,他解离天下美貌女子,终于大彻大悟,方知文秋其美在情,而不在形容。此像寥寥数刀,粗刻浅划,却能尽现文秋之容,真耶假耶,却是冷暖自知了

  那一日,万花谷百花齐放,却掩不住康雪烛手上的血腥之气,他手中的刻刀,第一次不为雕塑而挥舞。自此康雪烛被江湖通缉,五毒教教主曲云与高绛婷同为七秀,年纪又相若,感情十分要好,曲云得知高绛婷遭遇之后,惊骇天下竟有如此残忍之人,发下五毒掌门令谕,要活捉康雪烛,令他遭受万毒残身之痛,康雪烛最终被逼逃入恶人谷。从此,世间少了位大名士,恶人谷中多了个大恶人。

  高绛婷,剑侠情缘中的三魔之一,琴魔。同时也是扬州七秀坊的七秀之一,琴秀。擅弹箜篌,技艺傲压群芳, 有“无骨惊弦”之名。

  时近傍晚,且绵绵地下着雨,她在船头抬起眼,看到辽阔的江,半面霞光,半面比肩紧挨的精致画舫。七秀坊码头苔染的石,缠住丝滑的流水。暮霭中远远近近的屋顶,其间莫名惊起的鸟儿,振翅飞向天际。

  当师父公孙摸着她的头,悲悯又笃定地断言她天资所限,体质柔弱,无法将《霓裳羽衣》身法修习到高妙境界,失望灭顶而来。

  于是日日苦练琴技,坊中一把七十六弦的箜篌,终有日素手翻飞弦间,游刃有余。

  她尽邀名士,在扬州七秀坊内献奏一曲,曲消音散良久之后,众人仍是呆若木鸡。在场之人不乏见识广博之辈,如此音色竟是无人可以形容,更有多人数日流连于七秀坊不忍离去,但求再闻一曲,无骨惊弦之名遂天下皆知。自此之后,庙堂江湖,高门名士争相入坊,往往求一曲而不可得。

  江湖胜传“无骨惊弦,素手清颜”,她听闻了,也只是淡笑。她的世界如澄潭月影,除了指尖的弦,再无其它。

  他眼中有那么深的执念,隐忍、肆意,她知道,自己遇到了同类。一曲既罢,康雪烛惊为天人,喃喃言道:“天下再无如此妙手。”欣赏与倾慕的神情,看进她眼里,眉间心上都是蜜糖融化了似的丝丝的甜。

  他邀她回万花谷,说要给她雕刻举世无双的像,哪怕那尊貂蝉拜月也无法盖过它的风采。

  高绛婷对万花名士康雪烛暗许相思,但怎料之后却发生惨绝人寰之事。那惨绝人寰之事正是由康雪烛一手策划并实施,他竟然毁去了琴秀高绛婷的双手!

  康雪烛本乃万花名士,以雕琢美貌女子闻名于世。天宝元年七月初五(公元742年),康雪烛初履万花,以落星湖中之水和湖底泥沙挥手雕就了万花谷如今驰名江湖的“貂蝉拜月”,从此声名响彻天下。却道七月初五那日,康雪烛从晨间开始雕起,及至晌午,身形乃成,只观其形,周遭众人目光皆已无法旁移,待到康雪烛手中刀工入颜,挥手之间,面目明了,众人更是颠倒。待到定睛看时,那秀目依稀传情,神色浑然迷离,身姿随和风微动,眉眼之间,竟似有无数厚意轻愁未曾言出。盛夏之际,晴昼海万花尽皆盛开,竟也无法掩住那泥沙所为之人的绝世风华。旁观诸人无不目眩神迷,众人皆言若是西子复生,只怕也不过如此了。工圣观后,久久无言,唯留有四字评语:“雪烛素手,境入微毫”。

  康雪烛一双手修长圆润、细腻光滑,他每日都要以秘制药膏浸渍双手数次,肤色白皙异常,手上筋脉清晰可见,全然不似男子之手,工圣言之“素手”,就是缘于此处了。康雪烛另有一桩怪癖,琢磨之时从来不喜有人在旁观看,于是东方宇轩特开放一隐蔽居室供其钻研。他每出一作,必然名动江湖,万金难买。

  时过不久,江湖之上将两人并提,胜传“无骨惊弦,素手清颜”之名。康雪烛闻听此事,不解何等绝佳技艺竟能凌驾自己之上,遂出谷赴七秀坊一会高绛婷。一曲之后,惊为天人,据说当日康雪烛曾紧盯操弦高绛婷之手,喃喃言道:“天下再无如此妙手”,后人闻之,无不叹惋。他更将高绛婷邀入万花谷中,要为她专雕一像。此作若成,可说是江湖之上技艺声名最胜的两人合力所为。此事经好事之徒口传,半日之间无人不知,于是六月初四康雪烛携高绛婷回谷那日,万花谷中佳人名士云集,其中不乏江湖豪杰、大派高手、名门公子、深闺佳丽,众人齐集万花谷康雪烛屋前,以待一观绝世无双的高绛婷之像。

  众人苦等至夜,尽皆不耐之际,只闻屋中高声长笑之音,音中悲伤与愉悦之意皆有,矛盾之处,难以言表,众人好奇之心更甚。稍顷之后,康雪烛推门步出,不答众人之问,纵身倏忽远去,众人这才知康雪烛武学之技竟也极为深湛,观其轻功,只怕不在谷主东方宇轩之下。 却问康雪烛所雕人物之精细,已至不可思议之境,但为何只雕女子,不雕他人,世人只以为他偏爱美人,但实乃另有别情……

  康雪烛本是出身隐居东海之武学世家,他家学渊博,尤爱人物雕塑,三旬之前,其所雕之人,男女老弱皆是惟妙惟肖。他与妻子文秋伉俪情深,恩爱非常,不料文秋红颜薄命,竟然芳龄病逝,康雪烛用情之深,人所难及,经此一事竟至神智恍惚,竟然一病经年。待身体好转,心中苦痛却仍是半分不减,遂决意为妻子雕琢一举世无双之遗像。不料穷尽心思雕琢之作,竟然无法合乎其心意,只因在他心中,妻子无异世间最为美好温婉女子。他无法穷尽人像之美好,只是责怪自己技艺未精,于是离家远赴中原,修习技艺。

  世人多爱美厌丑,本乃人之常情,康雪烛更是追求完美之人,他想要所雕之像美好至难以增减半分,但此等技艺,世间从来未现。康雪烛整日寻找美貌女子为其塑像,正所谓百尺竿头,难尽一步,一直未能成功,烦恶难忍之下,他终于想出一个法子: 他捕捉山中走兽,以利刃入之,逐个而解。刃入蹄腿肌理之时,他手上便感悟其筋肉质地;鲜血流出之际,他便观之色泽明淡;刃贴骨骼之时,他便察其体格壮弱,待有所感悟之后,再以刻刀雕之,果然大有进境。如是经年,康雪烛所雕走兽飞禽几可乱真,但人物雕塑仍然进境甚微,盖因鸟兽之筋络骨骼,毕竟与人差异甚大,所谓失之毫厘,谬以千里,何况他是如此要求完美之人。

  于是康雪烛另起一念,他别离深山,出入江南烟花之地,看到中意女子便设法掠去,如走兽一般逐个而解,细细研究,以他家传武学,竟无人发现。如此数年,他所雕女子,已是神容并似。 此时康雪烛又寻一法,他四处寻找世间相貌完美的女子,但人体部分出众已是难寻,身体各部位尽皆无可挑剔之人实在罕有。康雪烛闻听万花谷中人才鼎盛,遂投奔万花,待声名广播之后,行事更是方便,四处寻找各部位完美之人,携来谷中琢磨。数年之内眼耳口鼻,脚腿胸臀各种优异之部位皆已被他寻觅,唯有一双妙手尚无着落。只因康雪烛自认自己的妙手要比天下女子更加无缺无憾,想要找到更佳之手实在太过困难,几次欲引刀入之,又唯恐手上筋肉散尽,只余骨骼后无法再现绝世工艺,踌躇反侧,始终难决。

  待到康雪烛得见高绛婷引弦轻柔的无骨之手,慨叹上天果然不负他这般苦心。欣喜若狂之下,生怕天下再无此等机缘,于是当即引高绛婷入谷,大功告成之后,飘然远去…… 此时屋外众人涌入屋中,却见高绛婷被缚于床头,早已痛晕多时,双手筋肉已尽为利刃所下,鲜血淅沥滴下,众人尽皆骇异无比,霎时间惊叫之音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床旁却另立有一女子,正举步迎客,她白衣素裙,形容温婉,雍容含笑,在这样情景之下却是诡异无伦,细看竟是一具雕像,却半点也不似高绛婷。床旁遗有康雪烛手书,书到末页仍墨迹芳香,俨然是刚刚书就,“真水无香”四字赫然其上,缘来缘去,尽在书中。原来床旁所雕便是康雪烛亡妻文秋之貌,他解离天下美貌女子,终于大彻大悟,方知文秋其美在情,而不在形容。此像寥寥数刀,粗刻浅划,却能尽现文秋之容,真耶假耶,却是冷暖自知了。

  经此一事,世人多以为箜篌妙技从此绝迹人间,无不叹息。不想高绛婷身子虽弱,却是外柔内刚的女子,她经医圣孙思邈精心救治之后,忍痛苦练,半载之后,箜篌之音竟然复现人间,技艺更有精进,只是那琴音之中多了杀伐之气,闻者心惊魂动。她和康雪烛在小室究竟经过了何等惊心动魄之事,外人莫知,至于无骨秀手,高绛婷复出之后以袖掩之,却是无人再有机缘得见了。

  现高绛婷居于七秀坊内,属七秀之琴秀,终日在七秀坊湖中的琴秀亭中弹琴,除了贴心弟子外任何人靠近琴秀亭都会被她的琴音剑气弹出亭外,轻者气海翻涌,重者内伤。

  慕容追风一家(他和他的妻子、孩子)都中了尸毒,妻子早已死去,孩子成了毒尸无常鬼,他自己也成了半人半尸的“怪物”。

  在洛道村落间,饱经沧桑的悲情英雄慕容追风孤身一人游荡在风尘飞扬的大路上,步屣蹒跚却依旧英姿飒爽。

  身为半个僵尸,他有自己的意识和感情,以消灭僵尸为己任。终日以僵尸为猎,为的是保护活着的人。他身后背着的是棺材,棺材里是他已经变成僵尸的妻子,这简直悬在头顶的一柄利剑,时刻提醒着他要保持警惕。

  因为爱,要时时刻刻背着亡妻;因为职责,要时时刻刻看着这棺材,防止自已妻子从棺材里跳出来危害人间;

  如果他已经彻底转变成了冰冷的僵尸,留给世人的或许仅仅只有同情。但他偏偏是一个深情的人,这等人,这等事,带给江湖的何止是震撼啊?

  你还记不记得那个任务:慕容追风叫你去杀一个叫做无头鬼的精英怪,他说,我打不过他,请你去为民除害;当你千辛万苦摘下这个精英怪的头颅时,他终于开口了:

  一个男人,自己已经被毒素感染成半人半鬼,却艰难的活在这个世界上,发誓除世上一切尸人,解脱他们的痛苦。

  一个男人,在自己挚爱被天一教变成了已经冰冷毫无情感的尸人,却还将之放于棺材中,背在肩上不离不弃。

  他被所有人排斥着,只能孤独的行走在满是毒尸的洛道上,唯一陪伴着他的,就是背后棺材内那“死去已久“的妻子。

  “尸人未绝之前,我慕容追风绝不可以死。”这句平淡而沙哑的话让我想起了佛教那位发下宏愿的地藏王菩萨:

  其父亲是长安首富,师傅是九天的上代鬼谋罗宇,鬼谋的继任者,国家的重担,社稷的安康,这些都从李复开始学习读书写字时,逐渐背负在他的身上。李复五岁时就已经开始学习《九天兵鉴》,比起其他九天,鬼谋所需要知道的事最多,但是失去的也最多。与其说李复从小就失去了自己,不如说他从来就没有发现过自己。

  李复的童年几乎都在学习中度过,稍微长大了一些之后,师傅又带着李复跋山涉水,大唐天下,南北十五道,东西五十关,都留下了李复的足迹。等到李复二十岁时,整个大唐以及周边的地图都印在了李复的脑海中,何处有天险,何处有关卡,何处宜正攻,何处可奇袭,这些都早已被李复烂熟于心。但是,年轻的李复并没有明白,为何他需要知道这么多?他之所以没有发出一丝疑问,是因为他已经习惯了。从小开始,他就照着别人安排的路行走着,“真是好孩子”“真是乖孩子”,年幼的他隐隐约约中明白,只要他照着别人的安排去做事,就可以得到大家的夸奖。

  年轻的李复也正是这样,在二十岁以前,他没有自己,他都是为别人在活着,在意别人对他的看法,希望自己能够让别人开心,直到二十岁的到来。天宝二年,李复的师傅病故,李复正式成为九天鬼谋。巨大的地位反差使李复难以接受,失去师傅之后更是让李复无所适从,上代鬼谋是个好师傅,却不是个好的抚养人,他教会了李复用兵治国之道,却没有教会李复做人之道,地位突然的提升以及失去了管教,都使李复感到迷茫和困惑。

  也正因如此,面对多年跟随他的女子,秋叶青,李复未曾发现她对他深切的爱意。直到二人在南屏山,昔日的佳人久病不起,李复慌了,至此而后才明白自己的心意。睿智如他,却自乱阵脚,被籍籍无名的江湖郎中所骗,差点耽误秋叶青性命。关心则乱,一向淡然的他终究是怒了,虽然只有那么一瞬。可是于榻上安然躺着,恍若仙子的秋叶青而言,一切就已经足够。当秋叶青悠悠转醒,李复上前,却换来一句“你是……”。

  于睿和卡卢比于睿是吕洞宾四弟子,虽出巾帼却不让须眉。心地善良,貌美倾城,睿智过人。“天下三智,唯逊一秋”,于睿便是这三智之一。

  开元元年秋,天还未亮,纯阳扫地老道照常早起,打扫门前落叶,忽闻婴孩啼哭,便捡入观中。纯阳子见这婴儿眉宇间透着几分灵气,甚是喜爱,遂起名于睿。于睿打识字起,就很喜欢读书,吃饭睡觉书不离手。十岁时便把观中所有书籍读熟。那年,玄宗到纯阳祭天,跟在纯阳子旁边的小于睿,趁玄宗参观道观时巧妙地献上一诗,表面是赞美这景色,实是把玄宗大大夸了一番,惹得玄宗十分喜爱这女娃儿。于睿趁势提出,观中书籍太少。玄宗哈哈大笑,当即命人赏赐给于睿很多书籍,并允诺于睿随时都可去国子监读书。

  于睿精通计略。看不惯的人说她城府过深,老谋深算,将来恐怕弄得天下大乱。于睿完全不在乎,在她心里,仅仅是对这计谋感兴趣--仅此而已。纯阳于其他帮派势力的交往,都归于睿管。出了什么大事,大家也都愿意听于睿的安排--因为她总是对的。

  但是,于睿也有自己不满的地方。过于聪明的人,难免会觉得孤单,自己思维过快,常人难以跟上,在观里平常没个人说话。小时候她听师傅和师兄谈论最多的是大师兄:谢云流,但是一直没机会见他。于睿常在夜里偷偷想象大师兄的样貌:他一定很强,谁都打不过他,只要他愿意,进出皇宫都是如鹰般自由。于睿甚至想象得出大师兄当上观主之后那威严潇洒的身影。她一直在等着大师兄回来,然后她要嫁给他,这个想法即便在她长大之后都没有消失,甚至越来越深刻,因为她觉得她认识的男人都比不过大师兄。

  于睿爱好甚多,老是坐不住,常往外面跑,遇见稀奇古怪的事总会探个究竟。一次于睿听说在歌朵兰大漠,有人听见从地下传出呐喊声、军号声,似乎地下在发生战争,但是人们深挖进去却只有沙。开元二十二年,于睿准备好一切只身前往歌朵兰调查。在歌朵兰她遇见了从地底出来的卡卢比,于睿开始只是为了研究他,才悉心照料;后来他们之间更可以沟通交流,但是却隐隐发现自己似乎爱上了卡卢比。她开始慌了,卡卢比和大师兄完全不是同一类型的人,她已经发誓要嫁给大师兄了,现在却又喜欢上了别人。于睿无法忍受自己竟是如此水性杨花,于是她逃走了,不留下任何信息便离开了卡卢比。她又怎么知道她的心已经留给了卡卢比。

  李慕云当年年少有为,因一只风筝而与公主相识”,两人一见钟情。但是祸福难料,武则天被逼退位之后,唐王朝进入了一个短暂的混乱期,故事的起因也跟宫廷的斗争有关。

  当年李暮云与杨叶中年少结交,同入羽林,但后来杨叶中却贪图升官发财,蓄意栽赃陷害李暮云全家,以致李家被灭门。

  郁清公主到了纯阳躲避纷乱,但还是没能躲过野心派的阴谋,神策军要杀掉公主,这时李慕云也来到纯阳欲与公主见面,遭到神策的围追堵截,幸亏有公主护卫羽林军将领也是李慕云结拜兄弟的陈玄礼帮忙,先后打破了神秘刺客和神策军的追杀,终于两个有情人走到了一起,但是结局竟然是一个悲剧……

  公主在山崖种下花种思念慕云后以为等到了李慕云,当时外面已是天策兵围山了,公主怕拖累李慕云以唱歌“笑问情缘,新剑侠主题曲”为由,让情人闭眼听歌,曲终之时,公主毅然跳下悬崖,然后李睁开眼睛发现郁清跳崖当然也跟着殉情,奋不顾身跳下去

  公主:“花儿啊花儿,你既名绝情,一定看透这世间所有的爱恨情愁吧?可惜我不行。我天天惦记着云哥,希望他平安无事。他一定不要犯傻,不要冒险来这里看我。那样他非送命不可!”

  李暮云:“我真没用,本来想亲自来见你,不想却身受重伤。多亏了潮音前辈....”

  李暮云:“家已经不再是我的家,国也不爱是我的国。只有你,清儿,我不能失去你。就算丢掉性命,我也要来见你。”

  公主:“不,你不能这么傻!你要好好活着,我会一直等你的,十年,二十年,我会永远等下去。”

  李暮云:“不!这不应是我们的命运!我们没有做错人和事,我们为什么要承受这样的痛苦?”

  李暮云:“清儿,跟我走吧。别躲在这里了。天上天下,将没有人能拆散我们。”

  诀别!!!!!!这段最悲切,郁清公主边唱边退到悬崖边,纵身而下,李暮云也相随而去·········

文章标签: OPE体育 ,天一教

 上一篇:浅谈《剑网三》的乐趣及对新老手的建议

 下一篇:剑网三哪里有天一教尸人 想刷老长安声望